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國內新聞| 國際新聞|

綜合性評估| 專題評估| 評估方法| 評估成果檢索| 評估地圖|

政策法規| 能力建設| 實踐案例|

概述| 概念框架| 機構安排| 全體會議| 工作方案| 相關公約|

中國參與IPBES情況| 機制機構| 專家參與| 生物多樣性保護在中國|

中國參與IPBES情況

時間:2014-06-16 來源:項目四處

  2012423日對于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而言是個特別值得紀念的日子。經過六年的艱苦磋商和談判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政府間科學政策平臺(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 IPBES)正式建立。這一決定由參加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政府間科學政策平臺確定模式及機構安排的全體會議第二屆會議(2012416–21巴拿馬)90多個與會國做出(http://www.ipbes.net/)IPBES旨在加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科學政策互動機制,從而保護和持續利用生物多樣性確保人類長期福祉和可持續發展。

  該平臺主要包括4個方面的職能:

  (1) 對有關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的知識狀況及其相互聯系開展定期和及時的評估這些評估必須在科學上可信、獨立且經過同行審查。

  (2) 通過與主要科學組織、決策者和籌資組織開展對話促進創造新知識的工作但不直接開展新的研究。

  (3) 通過確定與政策有關的工具和方法支持政策的制訂和執行。

  (4) 開展相關的能力建設以改善生物多樣性評估與決策能力(http://www.ipbes.net/about-us-chinese.html)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IPCC)在科學界對政府決策的支持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好評。IPBES相當于生物多樣性領域的IPCC。與IPCC不同的是, IPBES不僅為《生物多樣性公約》(以下簡稱《公約》)服務同時也為其他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國際條約或協定服務。2007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啟動了千年生態系統評估后續行動包括支持實施千年生態系統評估的響應活動研制一些操作工具和方法,并探討開展第二次全球生態系統評估的可行性。《公約》第九次締約方大會通過決議鼓勵締約方在開展區域和國家層次的評估時利用千年生態系統評估的框架、方法和成果。

  2005年在巴黎召開的生物多樣性科學與管理大會上當時的法國總統希拉克提出建立一個生物多樣性領域的IPCC(an IPCC like for biodiversity),以加強科學界在生物多樣性保護決策中的作用該機制被稱為生物多樣性科學支撐的國際機制(IMoSEB), 由法國政府推動召開了兩次國際會議、六次區域咨詢會議其中亞洲區咨詢會于2007月在北京香山舉行(http://en.wikipedia.org/wiki/)200711月在法國召開的最后一次IMoSEB的執行委員會會議建議UNEP執行主任聯合法國和其他政府召開政府間會議討論建立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政府間機制。本人作為執行委員會的14個成員之一參與了IMoSEB的整個磋商和推動過程并組織了亞洲區磋商會。

  對我國而言, IPBES的建立會帶來很多積極的效應。首先國際同行共同建立的生物多樣性評估程序和方法會更加規范而且具有廣泛的可比性,對于推動我國的相關工作有利。其次國際上科學服務決策的做法和經驗值得我們好好學習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再次, IPBES很重視能力建設相信會對我們的隊伍建設有所幫助。最后我國在生物多樣性應用基礎研究的若干方面取得了國際水平的進展受到同行的肯定。我們也可以利用這樣的平臺在全球和區域水平上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

  馬克平,IPBES:生物多樣性領域的IPCC,生物多樣性[J].2012,20(4):409-410

  自平臺談判啟動以來,我國由環境保護部牽頭,外交部、中國科學院等部門參與,積極參與歷屆談判,為其建立發揮了重要作用。2012年平臺成立之后,經國務院批準,我國正式加入平臺,成為其第一批成員國。2013年1月我國派出政府代表團,首次以成員國身份參加平臺第一次全體會議。會議期間,我國代表團成功推薦中國科學家傅伯杰院士進入多學科專家組,并承諾為平臺運作提供資金支持,顯現了我國在全球環境與發展進程中發揮的重要作用。

  第一次全體會議以來,平臺進入實質性工作階段,我國圍繞平臺各項職能,也啟動了組建國內專家組、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評估研究、相關科學知識儲備與共享、宣傳等工作。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